歡迎進入哈爾濱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

新聞中心

哈爾濱日報:【白山黑水 百年風華】16家工廠拉開哈爾濱工業“骨架”

來源: 哈爾濱日報 瀏覽次數:497 發布時間:2021-05-27


“南廠北遷”定調哈爾濱經濟發展,工業產值首超農業,初步實現中央既定目標

16家工廠拉開哈爾濱工業骨架

在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水電分廠廠房過道,陳列著一臺水輪機的主體部件。容貌滄桑,但靈魂不衰。它是蘇雄機組,我國電力工業的長子,服役60年于2011年榮歸故里,2020年入選中央企業工業文化遺產(機械制造行業)名錄。526日,白山黑水 百年風華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東北四市黨報聯動采訪團走進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建龍哈軸公司等南廠北遷部分代表企業。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當時遼寧省被譽為共和國工業搖籃,對全國工業的恢復和發展都具有重要戰略意義。中共中央東北局奉命組織12家工廠從丹東、撫順、瓦房店、沈陽等地遷往哈爾濱。1950年年底后,又遷來4家工廠。北遷工廠中重工業占八成,輔以部分輕工業。

南廠北遷改寫了新中國的工業布局,也讓哈爾濱的城市功能、產業結構發生深刻變化,實現了由單一的消費城市向綜合工業化城市的轉變,奠定了老工業基地雛形。


1951年6月6日,哈爾濱電機廠奠基。

頂風冒雪人拉肩扛

北遷設備均完好運抵哈爾濱

在“南廠北遷”的情形,如今定格在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公司展館內的一張張老照片里。

據展館工作人員介紹,1950年秋的一天,沈陽電工五廠(哈爾濱電機廠前身)突然宣布工廠將搬向更安全的北方,首批北遷人員隨即連夜動身出發。拆設備,為零部件編號、登記、裝箱、運輸……廠內重型設備幾乎全部北遷。到1950年11月底,沈陽電工五廠共遷移172人到哈爾濱,新工廠名定為哈市第五廠,隸屬于東北電工局,1951年1月1日改為電器工業管理局第四廠,它就是被稱為“共和國裝備制造業長子”哈爾濱電機廠的雛形。

與蘇聯專家溝通交流、學習技術。


搬遷前,沈陽電工五廠擁有殷實“家底”——1950年春,從湖南湘潭電機廠、上海電機廠、東北工業部電工局商調了一大批曾經在舊中國電工行業工作多年的工程技術人員,其中包括近30名曾在美國西屋電氣公司學習過的工程技術人員。當時北遷的去處是保密的,大多數職工特別是黨員、團員和老工人的思想很堅定,他們表示“一切為了抗美援朝,一切為了支援前線,堅決擁護共產黨,永遠跟黨走”,積極報名隨廠北遷。


與蘇聯專家溝通交流。


1951年春節后,又一批北遷人員抵哈,他們與先期到達、已在臨時工廠“創業”4個月的工友們會合,開始緊張地組裝設備、恢復生產。20多個車皮的設備、物資也陸續運抵香坊火車站。當時,沒有起重設備和機械化運輸工具,卸車、運輸只能靠撬杠等簡易工具,人拉肩扛。


這些經歷是北遷大廠工人們的共同回憶。眾多北遷工廠運抵的貨物密集堆積在火車站。工人們晝夜奮戰,才能保證搬遷后及時開工。那時,蘇聯專家也提供了很多幫助。寒冬臘月,工廠里熱火朝天。


據哈爾濱軸承廠老員工閻立本回憶,遼寧瓦房店滾珠軸承廠(哈爾濱軸承廠前身)遷往哈爾濱時,搬遷設備的工人吃住在車站,頂風冒雪作業,不到兩個月就將機器運到香坊五樓庫的面粉作坊(哈爾濱軸承廠舊址)。最后,150多個車皮的330多臺設備和3000多噸物資完好無損地全部運抵新建的軸承廠內。



邊生產邊選址建新廠

短時間恢復甚至超越原有產能


“南廠北遷”的首批12家工廠抵哈后,幾乎面臨相同局面——沒有適合生產用的廠房。當時條件極為艱苦,他們一邊在臨時倉庫、工棚里恢復生產,一邊選址新建工廠。那時的哈爾濱,濱綏、濱洲、濱北等多條鐵路會集在城區和郊區,大多數的工廠為方便運輸都選址在鐵路附近。

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廠房建設施工情景。

閻立本在《回顧哈軸技術進步的四十年》回憶錄中寫道,1950年來哈建廠的員工,在一無技術、二無圖紙資料、三少資金、四要搶時間的情況下,憑著一顆愛國心和個人的點滴經驗,一面搞平面布置,一面打基礎、安設備、調試投產,克服重重困難,僅花了半年多時間便把一個面粉作坊改建成了新中國第一個軸承研制生產基地。遷廠的迅速完成給生產贏得了時間。據記載,哈爾濱軸承廠1951年4月恢復生產,當年生產軸承80萬套,比1950年翻了兩番多。


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廠區鳥瞰。


在為建廠70歲“生日”獻禮的《我們的哈電電機》一書中記錄,昔日的香坊賽馬場背靠濱綏鐵路線,雖然環境條件不是很好,但場地還算平整。哈爾濱電機廠的技術工人一邊勘測設計,一邊籌備建廠施工。1951年6月6日,哈爾濱電機廠第一期工程破土動工,原松江省人民政府主席馮仲云為施工挖了第一鍬土。打基礎、豎框架,1952年3月第一批電機生產職工從顧鄉屯遷到新廠址,同年秋天新廠開始安裝機械設備。加上抗美援朝戰場捷報頻傳,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也在鼓舞著職工迎難而上。


其間,哈爾濱電機廠涌現出一批先進模范人物。其中,程星武被稱為“質量大王”,他帶領工人制造出定子硅鋼片的首個扇形沖模,在整個東北電工局進行推廣,他所帶領的鉗工小組在勞代會上被授予“推廣四檢制”先進小組的光榮稱號。


在各級部門的高度重視下,16家工廠抵哈后都在較短時間內恢復甚至超過了原有的生產水平。


南廠北遷改變城市屬性

為老工業基地、工業大省奠基



新中國成立前,我省基本上以農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當時哈市機械制造行業規模較大的僅有一家車輛廠,建材行業有一家水泥廠,其他行業規模較大的有制粉廠、老巴奪煙廠、發電廠等,還有一些小型加工修理廠和油、米、面等農產品加工廠。但這些工廠絕大部分設備陳舊、技術落后,生產能力低下。

哈爾濱電機廠功勛設備”——9米立車為白鶴灘水電站發電機組加工部件。

“南廠北遷195010月至195312月,歷時3年,先后有25家較大規模的軍工、機械、造紙、紡織、橡膠等企業從遼寧省遷到松江省和黑龍江省,為我省工業建設初期注入了強大活力。其中,哈爾濱第一機器制造廠在原三棵樹鐵路工廠的基礎上改建、發展,1950年起開始大修坦克,1952年試修成功第一輛T-34中型坦克;哈爾濱第一工具廠19516月完成改建,經過擴建和技術改造,到1952年末,職工已由遷廠時的800人,增加到2340人,年工業總產值達到5270萬元,是建廠初期的25倍。
北遷工廠抵哈后,哈市工業總產值在1950年至1951年的一年間增長64.4%,從工業生產所占比重上看,生產資料的產值1950年在全市工業產值中占24.4%,消費資料的產值占75.6%;生產資料的產值1952年占48.1%,消費資料的產值占51.9%——工業結構得到進一步改善,初步實現了中共中央提出的既定目標。


1952年底,我省工業產值為17.88億元,是建國初期的2.6倍,工業產值超過了農業產值。南廠北遷成為我省工業發展的奠基之舉,推動了地區間生產鏈條的協同配套,同時東北地區南強北弱的工業布局得到了調整。



用蘿卜做模型研制出發電設備長子


1951年,沈陽電工五廠暫駐在顧鄉屯的一個農具廠里。倉庫改建成臨時廠房,生產條件艱苦、環境簡陋。全國解放戰爭的腳步刻不容緩,四川解放前夕,四川龍溪河下硐水電站3臺發電機組被炸毀,中共中央十分重視此事,周恩來總理親自指示東北電工局搶制800千瓦水輪發電機組,迅速恢復發電。


此前國內制造的發電機單機容量不超過210千瓦,一下就要生產800千瓦的電機,這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知難而上,舉全廠之力生產,一場“為國而戰”的生產會戰在廠內打響。留洋海外歸國的工程師們紛紛負擔起水輪機設計、水輪發電機設計、機組制造、水輪機和發電機的工藝等設計生產環節。除了北遷的技術工人外,部分職工都是四面八方而來,知識分子也是招聘的。他們白天緊張勞動,晚上刻苦學習文化、上技術課。

四川蘇雄水電站我國第一臺800千瓦混流式水電機組。

沒有造大型電機的經驗,電機設計是第一只“攔路虎”——木模尺寸難以計算,讓設計人員陷入困境。因條件艱苦無法制造金屬或木質模具,工程師們群策群力,終于找到一個簡便易行的辦法,他們用一個大蘿卜削出了一個木模樣子的模型,打開了設計思路,難題迎刃而解。


零部件生產完成,裝配上又出現難題,許多加工生產還要在沈陽原廠內完成。為了早日完成使命,工人們晝夜兼程,一次次反復乘坐單程就需要20多個小時的火車,穿梭于沈哈之間,就這樣終于在年底前完成了總裝工作。


1951年12月下旬的一天,在全廠職工的期盼下,總裝試驗在車間平臺上進行。被試電機飛轉轟鳴起來,試驗人員幾乎屏住了呼吸,查看運轉情況,測量風速……一系列檢測指標合格后,主任設計師吳天霖雙手握拳舉過頭頂,頓時全廠沸騰了——總裝試驗安全平穩地完成了。


這是新中國發電設備的“長子”,實現了我國水電機組自行設計制造“零”的突破。這臺機組于1952年安裝在四川龍溪河下硐電站,1959年遷至四川蘇雄電站,并被命名為蘇雄機組。


友情鏈接:     哈爾濱電氣集團有限公司       哈爾濱鍋爐廠有限責任公司       哈爾濱汽輪機廠有限責任公司       哈爾濱電氣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综合性爱
1.0654s